管家婆一码一肖资料生肖排行表

直击华尔街|BBAE首席投资官James Early:超低利率时代已经结束,价值投资正在回归

2024年05月14日 16:1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周蕊,向秀芳
未来的巴菲特是什么样的?因为现在有太多人试图成为巴菲特。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要在投资中真正赚到钱,你必须走在市场的前面。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 周蕊 奥马哈报道

自2018年以来,BBAE首席投资官James Early几乎每年都会参加在沃伦·巴菲特故乡奥马哈举办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在近日举行的2024年股东大会上,他接受了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的独家专访。

通过此次对话,我们得以一窥这位华尔街资深投资者是如何从巴菲特及其他参会嘉宾的见解中汲取智慧,并将相关理念融入BBAE投资策略中的。同时,James Early分享了他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及其对未来投资环境的研判,特别是在人工智能等技术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价值投资”理念的适用性等问题。

基于长期视角“选择优质公司”

南方财经:这是你第几次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James Early:自2018年起,我每年都会参加这个活动。显然,在新冠疫情期间有几年没有举行这个活动了,但我真希望能早点开始参加,因为这真是一个很棒的活动。

南方财经:多次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后,你是否从沃伦·巴菲特和其他嘉宾的演讲中获得了有价值的见解或经验教训,这些是否与你本人或BBAE的投资策略产生共鸣?

James Early:当天最让我感动的一幕是,巴菲特习惯性地转头向旁边喊了一声“查理”,想要询问查理·芒格的看法。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瞬间,会场内逾4万人都能感受到他这种情感。就投资策略而言,在BBAE,我们非常尊敬沃伦·巴菲特。实际上,在我们应用程序的探索部分,专门设计了一个工具,用户可以查看巴菲特的投资组合。虽然我们不建议任何人盲目跟风巴菲特的投资选择,但他确实启发了一代投资者。遗憾的是,如今跟随巴菲特的人太多,他已无法实现以往那样的回报率。

巴菲特这种高质量的精选投资方式非常棒,它确实让世界变得更好,因为它帮我们找到优秀的公司,避开劣质的公司,这正是投资应该发挥的作用。如果你只是单单依赖图表模型进行日内交易,那你只是在市场中“制造噪音”。巴菲特是第一个普及“选择优质公司”理念的人,虽然这在现在看来是显而易见的,但在过去并非如此明显。就我个人而言,我学到的是要优先考虑那些持久性的因素,例如护城河、竞争优势和持久优势。这正是巴菲特一直在做的,也是他通过伯克希尔·哈撒韦获得3.8万倍回报的原因所在。

南方财经:在伯克希尔的年度会议中,有没有哪些特定的行业或领域受到了特别关注,是BBAE正在考虑投资或者已经投资的?

James Early:我可以从反面给你举个例子,那就是能源行业。你看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的业绩,保险业务表现不错,然而铁路业务表现不佳,能源业尤其糟糕,主要原因是西部的太平洋公司陷入了因山火而引发的一场诉讼。沃伦·巴菲特和负责能源部门的格雷格·阿贝尔对此非常不满,他们打算进行反诉或上诉,因为他们不得不支付大量的赔偿金,被认为是责任方。他们的辩护是,问题不在于他们,而是全球变暖所致,并且这一做法似乎让公用事业公司承担起了保险公司对抗气候风险的角色。因此,这一案件不仅影响了伯克希尔,实际上对整个公用事业行业都有重大影响。传统上,我非常看好公用事业板块的股票,但现在我变得更加谨慎了。如果政府将公用事业私有化,那么股息投资的机会将会减少。

南方财经:我们刚刚讨论了一些宏观经济问题,例如环境、全球变暖以及通货膨胀,这些都在伯克希尔今年的会议中提到了,你对这些宏观经济问题有何看法,它们将如何影响你的投资策略?

James Early:关于巴菲特最好和最独特的一点是,他并不太关心宏观经济因素。他的投资视角非常长远,因为这些宏观因素最终会逐渐平衡。换句话说,无论通货膨胀是高是低,或者利率是高是低,都不会太影响他的策略。我们刚刚经历了长达13到14年的超低利率环境,这创造了一套不同的“经济逻辑”。例如,那些通常股价不大会上涨的公司,比如生物技术公司或风险较高的科技公司,都实现了巨幅的增长。现在那个时代已经结束,我们回到了正常的利率水平。因此,我认为将会回归到价值投资,回归到那些不依赖大量债务且真正有盈利的高质量公司。这对沃伦·巴菲特很有利。在过去的12到13年中,他的表现并不出色,考虑到他的公司规模,其表现可能只与市场持平。但我认为现在的宏观条件更加符合他的偏好。

巴菲特是企业优秀“特质”的挑选者

南方财经:目前,美联储的政策是坚持利率“长时间维持在高水平”,他们表示低利率环境已经结束。展望未来,你认为对机构投资者来说,最大的挑战或机会是什么?

James Early: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有太多其他的机构投资者。如果你回顾巴菲特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导师本·格雷厄姆曾经告诉他寻找那些市值低于其现金价值的公司。但在今天,这样的机会已经被挖掘殆尽。巴菲特在1950年代使用这种方法取得了最佳回报。后来,巴菲特找到了那些投资回报率和股本回报率都很高的公司。这也很好,但问题是,来参会的人就有45000人,我们都在尝试做同样的事情。市场的运作方式就是人们总会从某种风格中追逐资金。关键是,沃伦·巴菲特未来会怎么做?是要找到特定的优质公司,还是要识别出让公司变得优秀的特质?有一个名叫拉里·斯韦德罗的投资者认为,巴菲特并不是一个好的股票挑选者,而是一个企业优秀“特质”的挑选者。他找到了优质公司的某些特征。如果你几年前用简单标准筛选创建这样一个优质公司指数,你可能会得到与巴菲特相似的回报。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夸张,但对巴菲特来说这并不是坏事,因为他挑选了好的“特质”。但我的观点是,未来的巴菲特是什么样的?因为现在有太多人试图成为巴菲特。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要在投资中真正赚到钱,你必须走在市场的前面。

南方财经: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例如人工智能,你认为价值投资在当今的经济环境中仍然适用吗?

James Early:这确实是个好问题。是的,你总是希望找到一个被低估的股票。问题是,你是因为预期它的增长会超过市场预期而找到它,还是因为它被过度打压了?这实际上是成长投资和价值投资之间的唯一区别。我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只能看到人群正在做什么。你看看ChatGPT,它好像只是总结了现有的信息。投资是一门社会科学,而不是数学科学,人们对此似乎有所误解。因此,你需要稍微领先于大众。

我倾向于认为,未来赚钱的方式将与过去相同:你需要利用人们在行为金融学上的弱点。换句话说,我们是人类,我们有心理弱点,这就在市场上创造了机会。另外一个问题是被动指数投资,现在通过ETF被动投资的资金远超过主动投资的资金,但这些ETF只是(根据不同指数)盲目地持有500到数千手股票,这为个股投资者留下了机会,因为这些基金只是在购买所有东西(成分股),这样就造成了效率低下。你必须做别人没有做的事,但随着人工智能和技术的普遍应用,这样做正变得越来越难。

关注我们